当前位置: 首页 > 人物风采 > 正文
【以案说医】林丽珠:清热解毒,化瘀散结法治疗舌癌
发布时间: 2021-10-16    来源 :广东省中医药局   作者:佚名  

  

  图片

  

  

  

  图片

  

  ▲林丽珠广东省名中医,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副院长,医学博士,教授,主任医师,博士生导师。党的十九大代表,全国先进工作者。著名中医肿瘤学家及中西医结合肿瘤学家,国医大师周岱翰教授学术继承人,广东省教学名师,首批广东省医学领军人才,全国最美中医,中国好医生,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。国家临床重点专科、全国中医肿瘤重点专科负责人及学术带头人,国家区域中医(肿瘤)诊疗中心建设单位负责人,国家药物临床试验机构肿瘤专业负责人,广东省重点学科中西医结合(临床)学科带头人。兼任广东省总工会副主席,《中医肿瘤学杂志》副主编,世界中联癌症姑息治疗研究专委会会长,中国民族医药学会肿瘤分会会长,广东省中医药学会肿瘤分会主任委员,南方中医肿瘤联盟主席等。

  医案是中医临床实践的记录,体现了诊疗过程中理、法、方、药的具体运用,是医家诊治疾病思维过程的表现。历代名家医案是中医药宝库中的瑰宝。我们推出【以案说医】栏目,以期传承精华,启迪我辈,共同进步。

  【基本资料】

  武某某,男性,时年73岁,2019年10月24日初诊。

  发病过程:患者于2019年9月1日确诊为舌鳞状细胞癌多发淋巴结转移(T2N2M0,IVA期),PD-L1阳性(TPS=2%),外院专家建议行手术及放疗。患者和家属担心手术和放疗对生活质量造成严重的影响,均表示拒绝。为求中西医结合治疗,来我院就诊。林丽珠教授仔细诊查病情,综合考虑,表示尊重患者及家属的意愿,先拟中医药治疗,酌情或结合PD-1单抗联合化疗的综合治疗方案。

  【首诊证候】

  刻诊:患者自觉咽部不适,尤以吞咽时为甚,精神状态良好,稍感乏力,食欲食量良好,睡眠欠佳,自发病以来体重无明显变化,大便黄软,4次/日,偶有夜尿。舌淡红,苔黄腻,脉弦。

  既往史:高血压病史20余年。

  【辨证论治】

  西医诊断:舌鳞状细胞癌多发淋巴结转移(T2N2M0,IVA期)。

  中医诊断:舌菌。

  证属:痰瘀毒结。

  治法:清热解毒,化瘀散结。

  处方:

  半枝莲30g、山慈菇15g、牛蒡子15g、玄参15g、龙葵30g、肿节风30g、南方红豆杉6g、桔梗10g、山豆根10g、炒僵蚕10g、猫爪草15g、蛇莓15g、燀桃仁10g、土鳖虫6g、灯心草3包、甘草片6g、蜂房10g、石上柏15g,3剂,水煎服200ml,早晚分服。

  【随诊过程】

  二诊:2019年11月1日

  入院拟行免疫治疗和化疗相结合,具体为PD-1单抗免疫治疗加紫杉醇白蛋白型化疗。患者病情平稳,神志清,精神可,乏力及睡眠较前改善。睡眠尚可,饮食可,大小便正常。舌淡红,边有瘀斑,苔黄腻,脉细涩。

  辨证:痰瘀毒结。

  治则治法:清热解毒,化瘀散结。

  山慈菇15g、肿节风30g、桔梗10g、山豆根10g、灯心草3包、土鳖虫6g、燀桃仁10g、猫爪草15g、玄参15g、牛蒡子15g、甘草片6g、砂仁10g、木香10g、甘松6g、南山楂15g、鸡内金10g,3剂,水煎服200ml,早晚分服。

  三诊:2019年11月17日

  患者病情平稳,左上臂PICC置管处稍感皮肤发红,疼痛,无发热,未诉恶心、呕吐,无乏力气累,一般情况可,神志清,精神可,睡眠尚可,饮食可,大小便正常,乏力及睡眠改善。舌淡红,边有瘀斑,苔黄腻,脉细涩。

  辨证:痰瘀毒结。

  治则治法:化瘀散结。

  山豆根10g、灯心草3包、土鳖虫6g、燀桃仁10g、猫爪草15g、玄参15g、牛蒡子15g、甘草片6g、砂仁10g、木香10g、甘松6g、南山楂15g、鸡内金10g、山慈菇15g、肿节风30g、桔梗10g,3剂,水煎服200ml,早晚分服。

  患者化疗联合免疫治疗后,仅PICC置管处皮肤稍发红疼痛,未出现严重副反应,继续守前方进行治疗。患者因化疗副作用,自2019年至今维持中药结合免疫治疗,治疗过程中规律的复查提示舌根部病灶逐渐地缩小。在2021年3月24日复查MR提示舌根部不规则软组织肿块较前明显缩小,达到最佳疗效评价为PR(保持着部分缓解状态)。目前患者以中药及免疫治疗,无任何不适。KPS评分为100分,在控制病灶的同时,带瘤生存,享有较高的生活质量。

  【按语】

  最新癌症数据显示[1],舌癌(tongue cancer)在口腔恶性肿瘤中最为常见,而舌鳞状细胞癌(Tongue squamous cell carcinoma,TSCC)在舌癌中占90%以上。目前对于舌鳞癌的治疗主要为手术切除并辅助放、化疗等。然而,临床上舌鳞癌患者5年生存率约50%,中晚期患者仅为27%[2]。局部复发和转移是导致舌鳞癌治疗失败的主要原因[3],目前仍缺乏有效的防治手段。

  舌癌,属于中医“舌菌”、“舌岩”范畴。《尤氏喉科秘书·舌菌》云:“舌菌,属心经火多,因气郁而生。生舌上,或如木耳,或如菌状,其色红紫。”舌菌是以舌体赘生肿块如菌,坚硬溃烂为主要表现的肿瘤性疾病。其恶性程度高,晚期常累及颈、颌部,预后不佳。林丽珠教授认为,舌为心之苗,舌菌多由心火亢盛,痰瘀毒结多重因素,综合所致。因此,治疗舌癌从心论治,以清热解毒,化瘀散结法为主,随证灵活加减。舌癌的病机特点是邪实为主,多表现为火毒、痰热、气滞、血瘀。病至后期,可见正气不足、气血两虚,但疾病的发生发展,是一个复杂的矛盾过程。本病是脾胃火盛,上蒸咽喉,伤及络脉,日久而形成肿物。

  本例患者为舌鳞状细胞癌,对早期舌癌应当以手术、放疗为主要手段。患者因高龄,又担心手术后带来外观和功能上的损伤,主观不愿意接受手术及放疗。故选择保守的内科治疗,以期带瘤生存。

  初诊之时,患者体力精神尚可,稍感乏力。因此,治当以攻邪为主,而又当兼护正气不损为本。方中半枝莲、山慈菇、肿节风、猫爪草、龙葵、南方红豆杉性味平和,清热化痰、消肿散结而不碍正气;玄参、桔梗、山豆根、牛蒡子利咽排脓,以舌咽所在之处,俱在口腔,两者靠近,最易转移,此等药物更兼有防患于未然之意;石上柏、蛇莓清热解毒、凉血止血。心者主血,正常人舌灵动自如,为心之血脉上布之功,若舌之为病,心血上泛,则易于外溢;土鳖、桃仁活血化瘀;僵蚕、蜂房息风止痉、化痰散结;灯芯草清心火、利小便,以舌为心之外侯,俾热毒有从下焦走之势;甘草调和诸药。诸药合用,共奏祛痰、化瘀、解毒之功效。

  二诊时患者拟行免疫治疗和化疗相结合,故于前方中去蛇莓、石上柏、半枝莲、龙葵、南方红豆杉、蜂房,加砂仁、木香、甘松以健脾行气,山楂、鸡内金消食健胃,防止化疗和免疫治疗引起副作用。三诊时患者病情平稳,左上臂PICC置管处稍感皮肤发红,疼痛,故继续以清热解毒、祛瘀散结为法。患者后因化疗副作用,自2019年至今维持中药结合免疫治疗,多次复查,舌头肿物进一步缩小,取得较高的生活质量。

  

  图片

  

  

  图片

  

  注:经过治疗后,病灶逐渐缩小,达到最佳疗效:PR(部分缓解)。

  郑重申明:

  由于每个人的体质和病情不同,本案中的方药和剂量仅适用于本案病人当时的病情。未经中医辨证诊治,不得照搬使用本案中的处方和剂量。广大读者如有需要,应前往正规医院诊治,以免贻误病情。■

  参考文献:

  [1] Siegel RL, Miller KD, Jemal A. Cancer statistics,2018[J]. CA Cancer J Clin,2018,68(1):7-30.

  [2] Oliveira MLC, Wagner VP, Sant' Ana Filho M, et al.A 10-year analysis of the oral squamous cell carcinoma profile in patients from public health centers in Uruguay[J]. Bra zOral Res,2015,29(1):1-8.

  [3] Wang HC, Zheng Y, Pang P, et al. Discontinuous versus incontinuity neck dissection in squamous cell carcinoma of the tongue and floor of the mouth: comparing the rates of locoregional recurrence[J]. JOral Maxillofac Surg,2018,76(5):1123-1132.

  


原文链接:http://szyyj.gd.gov.cn/zyyfw/mymkmj/content/post_3559721.html
[免责声明] 本文来源于网络转载,仅供学习交流使用,不构成商业目的。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。